安夏

我是一个莫得感情的女伢子

那天我望向你,山河都在我眼里

(上)


冬天的A市,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的洒落在大街上,呵出一口气,立刻能变成白雾,良浠把脸藏进绒毛围巾里,只露出两只大大的眼睛,呼~真是太冷了。


韩沫妤在街角的奶茶店里等她,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良浠进了奶茶店,把围巾摘下来,露出一张可爱的小脸。韩沫妤把她最喜欢的红豆奶茶放到她面前,满眼宠溺。


她们是一对情侣。


良浠永远记得,第一次遇见韩沫妤的时候。她们大学在一个宿舍,韩沫妤组织能力和各方面综合能力都很强,刚入大学就受到了学生会和各类组织的赏识。


宿舍里另外两个女生都很仰慕她,只有良浠,从小没心没肺,人家赶着去巴结韩沫妤,她却照样懵懵懂懂,只当一个普通室友去对待。韩沫妤也格外照顾这个智商不在线的蠢萌室友。


事情发生改变是在一个晚上,那天另外两个室友出去和男朋友约会了,良浠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忽然觉得有一只手搭在了额头上,冰冰凉凉的,很舒服。


韩沫妤收回手,皱了皱眉。发烧了?她二话不说,将良浠从床上打横抱起,穿上大衣,给良浠也披上衣服,急匆匆去了医务室。那天也是这么大的雪,南方的冬天总是来的格外的早。


良浠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韩沫妤怀里,手上打着点滴,韩沫妤摸了摸她的额头,发现还是很烫。“小呆子,发烧了都不知道么?”韩沫妤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睡得更舒服一点。


良浠摇摇头,伸出另一只手去够桌子上的水杯,韩沫妤把水杯拿过来,凑到她嘴边。“喝吧,冷了一会了,不烫了。”良浠乖乖的喝了水,闻着韩沫妤身上淡淡的香味,又睡了过去,韩沫妤抱着她的手紧了紧。“真傻。”


良浠依旧是被韩沫妤抱回宿舍的,烧的迷迷糊糊的,只知道韩沫妤在忙上忙下,一会给她用毛巾擦擦汗,一会给她喂点水,然后给她掖掖被子,一个晚上过去,良浠捂出了一身汗,但好在烧退了,韩沫妤也放下心来。


后来良浠好了,韩沫妤照样照顾她,给她带个饭,告诉她做高数,陪她去图书馆找论文资料,没事就带她去学生会转转。


良浠长的乖巧可爱,性格也好,一来二去,学校许多人都传播音主持系有一个长的好看的女生,颜值完全能担任系花……


名声传出去了,追求她的人也多了起来,在图书馆,食堂,甚至在路上,良浠都能收到各种男生明里暗里的告白,每当这时候,韩沫妤脸上的表情总是淡淡的。


良浠逐个逐个委婉的拒绝,直到有一次,韩沫妤家里人打电话来说叫她回去吃顿饭,良浠一个人去图书馆,碰到了一个死缠烂打的男生。


实在拒绝不掉了,她就发消息给韩沫妤,那边简短的回了两个字:等我。良浠莫名放下心来,男生坐在她旁边,找各种话题,她就一个一个聊死,韩沫妤吃完了饭就往学校飞奔。


韩沫妤到达图书馆时,男生依旧坐在良浠旁边,良浠静静的看书,男生不停的说话,韩沫妤二话不说,一屁股坐在男生对面。


男生顶着她冰冷的目光,又说了一会儿,见良浠还是不理他,反而乖乖的接过韩沫妤送的书,终于忍不住,瞪着韩沫妤。


“看什么看!”韩沫妤平时在学生会很受人尊重,办事雷厉风行,这一嗓子吼出来图书馆不少人都注意到了这边,还有不少人已经合上书准备过来了,男生秒怂,站起来灰溜溜的走了。


韩沫妤牵起良浠的手就往宿舍走,两个室友都不在,韩沫妤把门摔上,良浠刚放下书就被韩沫妤摁在门上,良浠呆呆的看着她。


“浠浠,我想了很久,觉得,你太受欢迎了,我很怕,怕有一天你被他们抢走,甚至有时候我都在怪自己为什么要带你出去。


可是我又舍不得,舍不得把你这么一个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小呆子一个人闷在宿舍里,浠浠,你,我,我想照顾你一辈子,你,你愿意吗?”


良浠呆呆的望着她,什么也没说。


(下)


良浠喝完了奶茶,一颗一颗的吃着杯底的红豆。


“小傻子,还想不想吃什么?”韩沫妤给她递了一张卫生纸,良浠摇摇头,依旧吃着红豆。


那天韩沫妤告白之后良浠没反应,其实她只是真的没反应过来而已,韩沫妤以为她不答应,红着一张脸跑出了宿舍。


从那以后好几天,良浠连她的影子都见不着,再有一天,韩沫妤回宿舍搬东西,良浠刚好去学生会找她了,等她气喘吁吁的赶回宿舍,韩沫妤的床位已经空了。


良浠打听到她搬的地方,是一个合租的屋子,良浠联系了房东,变成了韩沫妤的合租室友。


韩沫妤傍晚回家,良浠已经点好外卖坐在沙发上等她了。


韩沫妤永远记得,那晚良浠脸红扑扑的,对她说:“其实,我也喜欢你的。”


她们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和其他小情侣一样,十指相扣的去散步,一起面试一家公司,晚上相拥入眠,早晨给对方一个早安吻……


良浠不会做饭,韩沫妤就买了一大堆指南,一步一步的学着做饭;良浠爱睡懒觉,韩沫妤便早早的起来做早餐然后督促良浠起床。


她们一起走过了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


大学毕业的时候,两人卡里已经有一笔不小的存款了,她们买了一个小房子,一起赚钱还房贷。


两人的家庭都很开明,也很尊重孩子的意见。


两人的感情甜甜蜜蜜,也没有什么争吵,各自在对方心里永远排在最重要的地位。


“小傻子,结婚三周年,你想去哪玩?”


良浠沉思了良久,最终摇了摇头,韩沫妤不解。


“只要有你,哪里都行。”


愿天下所有有情人都能在一起,共勉。💜


我想跟你说

(一)


  好像梦一样啊,我躺在床上,周围一片白色,那来来往往的人影,是护士吗?这里好像是医院,这个在旁边站着的人,是我先生吗?是那个在我肆意张扬青春里紧紧的牵着我的手的人吗?


  是的吗,应该是的吧。


  下午的太阳暖洋洋的,我坐在轮椅上,身后是我先生,他推着我,在花园的石砖路上慢慢的走着。


  “你看,那边的花开的真好看,你要快点好起来,这样才能陪我这个老头子一起赏花啊。”他指着不远处池塘里开的花,那是莲吧,原来如今已是仲夏了。


  我淡淡的笑着,他见我没有回答,有些紧张的凑到我面前,确定我没有昏过去之后,长舒了一口气,站直身子。


  “言言,你知道吗,我其实挺喜欢叫你姐的,无论是结婚前还是结婚后,你饿不饿,走,咱俩吃饭去。”他自言自语着,将我转了个向,带我去吃饭。


  他口袋里,是一颗颗小糖果,我觉得好笑,多大年纪了,还爱吃糖,可是最后,糖却是一颗不落的进了我嘴里。


  “医生说了,你头晕的时候,要吃一颗糖,我帮你记着呢,放心吧,我不会忘的。”他自顾自的剥开一颗糖,塞进我嘴里。


  嗯,真甜。


  “老婆,你快点好起来,我们就可以一起去荷兰看茵茵了。你生病了不让我告诉茵茵,我没说,茵茵可想你了呢。”他靠在我耳边轻轻的说。


  我不由的笑了,多大年纪了,还像个小孩。


  随后我又叹了口气,可不就是个小孩吗。


(二)


  遇见陈书逸那一年,我高三,高二结束那个暑假,我的一段暗恋无疾而终。从小与我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长大的邻家哥哥上大学谈了女朋友,暑假带回了家。


  我装作啥也没发生的夹在一众长辈中间送上祝福,实则内心波涛汹涌,我不想呆在家,于是自愿报名当了高一军训的小教员。


  就是在那时,我第一次遇见了十五岁的陈书逸。


  “言言,你以后会遇到更好的。”我瞟了一眼邻家哥哥给我发的消息,把手机反扣在桌子上,然后盯着眼前的两个毛头小子。


  “为什么打架!”我严厉的问,手在桌子上拍出清脆的声音,表情严肃的像是讲题时的数学老师。


  “报告教员,我们没有打架!”其中一个高一点的男孩子大声回答我,“我们只是在用男人的方式交流友谊。”


  他说的理直气壮,我都快气笑了。


  “不是打架?”我瞄了一眼他的胸牌,“陈书逸是吧,他都成了熊猫了你跟我说你们没有打架?你傻还是我瞎?”


  “报告教员,实在不行的话,您可以瞎一瞎。”他挺直背,真是让我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理不直气也壮。


  “一千字检讨,明天交上来,听到没?”我瞪着陈书逸,眼睛在他俩之间扫视。


  “是!”他倒是答的爽快,旁边的男生什么也没说,两个人出了办公室。


  第二天早上站军姿,我背着手在队伍里巡视,远远的看见陈书逸对我眨眼睛。


  “陈书逸!” “到!” “出列!”


  我把他喊了出来,他笑嘻嘻的递给我两张纸。“检讨写完了?”我睨了他一眼。


  “写完了,教员你渴不渴呀,我那有水。”他笑得一脸谄媚。我愣了两秒,随后给了他一脚:“给我归队!站好!”他吐了吐舌头,回队站好。


  早饭时间,我细细的看他的检讨,开头:尊敬的教员,我深刻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不应该赠给我亲爱的同学国宝的外貌……


  “噗…”我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教员!”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我敛了笑容,看见陈书逸提着两份早餐站在办公室门口。我挑眉望着他:“干什么?”


  “你今天没吃早餐呀,看,我买了最好吃的那家早餐。”他走进来放在桌子上,袋子一打开,整个办公室都弥漫着香味,说实话,我闻饿了……


  “没这个习惯,你自己吃吧。”我高冷的回答,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小孩心里想的什么我不知道,但理智告诉我,我不能吃。


  “教员,你看,你是女孩子,不吃早餐怎么行,会得胃病,对身体也不好,这家早餐很有营养,我特意买了灌汤包,听李教官说你最爱吃灌汤包了。”他把装包子的盒子朝我面前推了推。


  “……”行吧,真挺香的,我就吃一个,就一个。


  半个小时后,陈书逸提着两个塑料袋去训练了,我忽然觉得不对劲,我不是说只吃一个的吗?为什么一大半都进了我的肚子!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的我终于妥协,至少我吃饱了,不过,我倒是有点担心那小子,他早上好像没吃什么,训练会不会撑不住啊。


  于是,我抽空去买了杯粥,热了一下,装在保温杯里,若无其事的送过去。“哦~安教员来了。”一堆男生在那里起哄,我淡淡的把保温杯递过去。


  “那个,陈书逸,刚刚你妈来了,叫我把这个给你。”他接过保温杯,一双眼里堆满了笑。“记,记得趁热吃。”


  我丢下一句话,逃也似的离开操场,背后一堆起哄声。


  傍晚,陈书逸把洗好的保温杯还给了我:“安教员,你撒谎不是很熟练呀。”他憋笑着说,“你的脸今天都红透了。”


  我恼羞成怒的把保温杯接过来,挥手让他回去。“哈哈哈,安教员,我妈妈送的粥真好喝。”他特意强调了“妈妈送的”这四个字,我恼羞成怒的瞪了他一眼,脸上又开始烫起来。


  一直到他离开,我脸上还有红晕。


  第二天我照常没有吃早餐,果不其然,他又带了早餐来,只不过换了一个花样。


  “豆浆,饺子,还有鸡蛋。”他把吃的摆在我桌子上,我表示,今天坚决不吃!


  半个小时后,陈书逸满意的把空盒子和空杯子带走,我默默的摸了摸吃的饱饱的肚子,假装什么也没发生。


  连续吃了一周早餐,连李教官都夸我气色好多了,而陈书逸连续吃了我一周的粥,现在看见我脸上的笑都快堆不住了。


  军训时间过了一半,教官组织拉练,由于我是男生组唯一一个女教员,李教官把我安排在队伍最后,速度比较慢,据他观察,在新生中我跟陈书逸关系看起来比较好,又把他安排来跟我一起走,美其名曰照顾女孩子。


  我表示:李叔您多心了我一个人好得很嘞。


  最后,陈书逸这个臭不要脸还是的以照顾教员的名义理所当然的跟在了我身边。


  “诶安教员你看那朵花好看不,好看我给你摘来。”


  “安教员你看!看那边有一头牛,哞~~”


  “安教员你多笑一笑嘛,笑一笑十年少。”


  他一路叽叽喳喳,像是从笼子里放出来的麻雀。


  走到一半,手机忽然冒出一个消息:手机日历提醒,特殊时期将于今日抵达哦~


  我一愣,凑过来看的陈书逸也愣了。“额……”陈书逸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我云淡风轻的把手机揣回兜里,实则内心慌的一批:不要这么巧吧!


  怕什么来什么,返程的时候我忽然小腹胀痛,我捂着肚子慢慢的蹲下去。“安言!”陈书逸立刻蹲在我旁边,打算扶我起来。


  “包,包给我。”我艰难的伸出手,他连忙把包给我,我找了一个近的厕所,出来时,他手里捧了个杯子。


  “喏,温水,你还能不能走,要不要我背你?”他把杯子递给我,接过我手上的包。我有个毛病,一来这个就特别疼。


  “我没事。”我拧着杯盖,怎么都拧不开,越急,冷汗就冒了出来,他让我靠在他肩膀上,喂我喝了一口水,然后把我扶到了他的背上。


  “安言,你脸都白了,还说没事!”他背着我,身前挂着包还有水。“要是不舒服的话就睡一会,一会就到了。”我把头靠在他背上,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他一直把我背回了学校,好的吧,这次算我欠他一个人情咯。


  他回到学校,依旧每天给我送早餐,不同的是,每天还会冲一杯红糖水。


  我忍不住吐槽:“陈书逸你像个老妈子。”


  他回敬:“小病号您好好呆着嘞。”每天生活虽然无趣,但陈书逸无疑是一抹不一样的色彩。


  一周后,军训结束,举办联欢晚会,陈书逸弹得一手好钢琴,收获一大波迷妹。


  我站在幕后看着他,灯光沐浴下,他仿佛神明降世,浑身笼罩着薄光,这么看的话,小屁孩倒像个大人了。


  我上台去准备收好话筒,陈书逸朝我眨眨眼,反身把我按在了舞台墙上。


  “哇!”台下爆发出一阵惊呼。


  “言言,粥,很好喝。”他轻声说道,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庞,我心脏仿佛漏跳了一拍。不得不说,这小子的外表,很有魅惑力。


  我忘了那天我是怎么下的台,只记得陈书逸的那句“言言”,以及李叔那狡黠的笑容。


  没有什么故事发生,军训结束,陈书逸这个名字就像偶然投入我平静生活中的一颗小石子,惊起一点点波澜,随后又归于平静。


(三)


  新学期开学,学业紧张,军训时发生的小插曲很快被我抛之脑后,再一次见到陈书逸,已经是三个月以后的事了。


  晚饭时间,班上人少,于是我自愿去倒垃圾,在操场上碰见了那个小子。


  陈书逸在跑道上练习跑步,寸头已经长成了一头短发,额头的头发已被汗水浸湿。


  “安言!”他远远的叫住我,我好奇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扭头就看见了熟悉的面孔。


  “我加你好友你怎么不通过?这段时间我也找不到你。”他嘟着嘴说,这一脸萌是怎么回事!


  看着他那委屈巴巴的样子,我忍不住解释:“我一直没有玩手机,所以也没看消息。”见我说的一脸真诚,他点了点头。然后拿过我手上的垃圾桶:“我帮你泼。”他大步走向垃圾站。


  我在后面笑笑,这压根就不给我拒绝的机会呀。


  晚上回家,我打开手机,最新弹出的消息是:【一只猪.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我:???


  这小孩名字真有个性哈。我点了通过,那边很快显示在输入中。


  【言言你到家啦!】……他为什么要叫我言言。


  【嗯】废话我肯定到了啊。


  【言言你高三学业是不是很紧张。】


  【嗯】明知故问……


  【言言你最近有没有乖乖吃早餐?】???


  【叫姐!小屁孩!】我忍不了他叫我言言了。


  【好嘞姐,你终于回我超过五个字了。】


  【……好好读书,刷题去了。】


  【好嘞姐,早点休息啊。晚安啦。】


  我没有再去看他回的什么,把手机关了,然后开始写题,但越写着,军训时的事情便不由自主的蹦出我的脑海,一件一件的,清清楚楚。


  我晃了晃脑袋,洗了把脸,倒头就睡,居然梦到了陈书逸。梦里他是一个文弱书生,但却是个居家好男人,每天给我做好吃的蛋炒饭。


  一觉醒来,我绝望的用被子蒙住头,天哪,在梦里我就被蛋炒饭收买了吗?真是出息,不对!我怎么会梦到他!我再一次蒙住头。


  手机在旁边叮铃铃的响着,我顺手接了。


  “姐,早呀,睡的怎么样?”对面蹦出一个声音,我大脑处于当机状态,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陈…陈书逸?”我不确定的问。


  “当然是我啦姐,快起床,我在你家楼下。”陈书逸轻快的声音从那头传来,我下床拉开窗帘,朝楼下望去。


  果然,陈书逸蹲在树下,脚边还放了两份早餐,笑得跟个二傻子似的望着我的窗户。


  “……嗯”我扣了电话,简单洗漱了一下,临走前看了时间:6.30


  他见我下楼,站起来拍拍自行车:“姐我载你去学校。”我瞥了他一眼,刚想说不用了,却又想到他大清早的绕道这边来送早餐还接我去学校,拒绝的话我说不出口,便乖乖坐了上去。


  “姐你太轻了,我还想锻炼身体呢,结果你根本就不重,看来这几个月你肯定没有乖乖吃饭,哎呀真是,我怎么就没找着你呢……”


  他一边骑着车,一边絮絮叨叨,我真觉得他太喜欢唠叨了,上辈子一定是个啰嗦老太婆。


  但我没有说出来,他的声音夹杂着风声断断续续传到我耳边,早晨微风伴着丝丝凉意,我却丝毫不觉得冷。


  他把早餐放在我的课桌上,我无视旁边同学的挤眉弄眼,抱着双手,一脸不服。


  “吃完听到没!”他指着一桌子早餐,假装恶狠狠的说,我坐在位置上仰头看着他,余光瞟到了隔壁组桌子上的搞怪印章,忽然想使坏。


  “你闭上眼睛。”我望着他说道,可这小屁孩脑袋里不知道想了些什么,脸噌的一下红透了。


  “干,干什……”他话还没有说完,我就抄起印章朝他手腕上盖上去。“这是什么?”他用手擦了擦。


  “不许洗掉,不然我就不吃早餐。”我也假装恶狠狠的说。


  “好好好,不洗,你快吃,吃完上课,我回去了,好好听课啊!”他又嘱咐道,然后出了教室,不知道他怎么了,差点撞到门框。


  我好笑的望着他的背影,摇摇头:“真是个傻孩子。”


  同桌像是看疯子一样的看着我,后来他说,那天我像变了个人,眼神里有说不出的宠溺。我连忙摆手道:不可能不可能你肯定没睡醒。


  可是谁又知道,一切的一切,在那时已经埋下了种子,日后生根发芽枝繁叶茂,生长成为参天大树。


(四)


  为什么我当时没有察觉,陈书逸这个小子,已经开始走进我心里了呢?


  我靠在床头,静静的看着陈书逸趴在桌子上熟睡的侧颜,岁月静好的模样,一如当年,他刚上大学的夏天。


  彼时我已经大三了,说实话,当时拍毕业照时,他给我说要和我考同一所大学我是不信的,毕竟我报的大学虽说是重点,但离家远,回去的时间少。我想,这小屁孩怕不是说着玩玩的。


  结果啊结果,现实狠狠打脸。


  “姐你又瘦了。”这是他在学校见着我第一句话,他高考这年暑假,邻家哥哥回老家举办婚礼,我眼不见为净,直接留校没回家。


  “姐,我好久没看见你了。”他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一米八几的大男孩把头埋在我发丝里,委屈巴巴的说。


  “乖啊,这不是见到了吗。”我摸摸他的狗头,安慰道。


  “嗯……”他闷闷的回答,“我好想你。”后半句话被埋没在旁边打闹的新生的欢笑声中,我没大听清,问他:“你说什么?”


  “没什么,姐你这半年有没有乖乖吃饭?”他松开我问道。好嘛,到头来还是扯回了吃饭这个话题上。


  “诶陈书逸你们新生是不是要军训啊,走走走我带你去瞅瞅宿舍。”我连拖带拉的把他往新生宿舍扯,他一边喊“你不要给我扯开话题”,最后还是被我带了过去。


  军训很辛苦,但再辛苦也挡不住陈书逸当老妈子的心,在这半个月里,我又一次过上了吃早餐送粥的生活,只不过,这一次我不是教员,而粥,也不是陈书逸妈妈送来的了。


  “陈书逸!学姐来啦!”每一次我过去,那堆娃娃们就扯着嗓子喊,而陈书逸总是会瞪他们一眼,说:“小点声!待会被你们吓跑了!”


  我在一边偷笑,我胆子这么大,怎么可能被吓跑。“诶?陈书逸,你变黑了!”我笑着望着他,不得不说,半个月军训虽然让陈书逸变黑了很多,但是,好像更帅气了。


  打住!我在想什么!陈书逸就是个小屁孩,哪里好看了!我晃了晃脑袋,收起心里的想法。


  “姐,你晃啥脑袋呢,难道是水太多了要晃出来?”陈书逸抱着粥吃的特香,一边吃还不忘记一边来调侃我。


  “喝你的粥吧!”我白了他一眼,“下次要不要换个?一直喝粥感觉有点腻。”我又问道。陈书逸点点头,继续喝。嗯,看起来真像个傻孩子。


  “姐,明天有时间吗,我军训完,我们出去玩呀。”他站在树下,低着头望我,我随意忘草地上一躺,把手枕在脑袋下面,太阳暖洋洋的照在身上,很舒服。


  “好呀。”我眯着眼睛,看着树叶之间洒下来的阳光,不知不觉睡着了,醒来时已夕阳西下,发现身上盖了一件外套,陈书逸坐在树下发着呆。


  “呀,我怎么睡着了。”我坐起来,揉了揉脑袋。“可不是嘛,姐你睡的跟猪一样,我都叫不醒。”陈书逸幽怨的看着我。


  “说啥呢小屁孩,走,吃晚饭去。”我把外套丢给他,起身朝校外走,走到一半忽然停下来问他:“你下午不是要训练吗?在那里等了我一下午??”


  “嗯。”他目光有些躲闪,像个做错了事的小孩子。


  “傻不傻呀,走,先去找你教官。”我拉着他往回跑,看到了黑着脸的教官。


  “三十个圈!”他指着操场。“诶,好嘞。”陈书逸嬉皮笑脸的朝操场跑去,我也跟上去。“我陪你跑。”我跟在他旁边。


  “别啊姐,你去吃饭吧。”陈书逸对我说,“我怕你跟不上。”我白了他一眼:“切,小瞧你姐,看我的。”


  于是,操场上多了两个深夜跑圈的身影。跑到什么时候我已经记不清了,只知道在第十个圈的时候我已经跑不动了,陈书逸一边叹气一边扶着我坐到长凳上。


  【姐你昨天睡着啦。】


  【我送你回的宿舍。】


  【姐你太轻啦。】


  【起床没有呀?】


  大早上手机响个不停,陈书逸疯狂给我发消息。不得不说,这个小孩很会照顾人,虽然有点啰嗦,但是将来他的女朋友肯定很幸福。


  我回了他一个消息:【起来了,被你吵醒的。】那边立马回了个委屈的表情,我不禁笑了起来。


  【姐,出来啦,昨天说好出去玩的。我在你宿舍楼下。】


  我立马起床,洗漱下楼,时间太匆忙,以至于我都没有细想,他是怎么知道我宿舍楼在哪里的。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我对这小屁孩动心了的呢?我好像记不大清了,只记得,我大三一整年都是和他一起的。


  他去图书馆,总是会帮我占位置,随后疯狂监督我复习,大早上的提着早餐在宿舍楼下等我,中午晚上带我去吃各种好吃的,明明我先来这里两年,却好像是他待了那么久一样。


  有一天,室友贼兮兮的凑过来:“安安,最近是不是谈恋爱了?看你满脸春风。”其余的室友也附和:“是啊安安,你最近都好像开心了不少,是哪位大帅哥把我们家安安拐走了呀?”


  我笑着摇头,忽然有些恍神,谈恋爱?我这段时间明明和小屁孩待在一起的。等等!陈书逸?!


  可是,陈书逸是我弟弟呀,难不成我喜欢上自己的弟弟了?哇,我是个什么人啊!我顿时觉得自己好邪恶。


  后来的几天,陈书逸带我出去,我都开始发呆走神,他好像发现了,却没说什么,总是带着笑。


  再后来,他又约我出去玩。


  “安安,喜欢一个人没什么大不了,这世界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喜欢就大胆去爱,知道吗?”我脑海中回想着出门前室友跟我说的话,没理解是什么意思。


  陈书逸带我去游乐场玩了一天,我还记得,坐过山车时他望着尖叫的我大笑,陪我坐旋转木马,带我进鬼屋,却紧紧的牵着我,然后,我们一人拿着一个可爱多,上了摩天轮。


  接近夜晚,太阳已经下山了,街道上霓虹灯闪烁,城市的高楼大厦亮起了灯光,像浩瀚的星海,摩天轮缓缓上升,我吃着可爱多,心里却想着,我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心态,到底喜不喜欢。


  “姐,你知道吗?听说在摩天轮升到最高点的时候,一对情侣接吻,会在一起一生一世,姐,你信吗?”他轻轻的说。


  是吗?是不是以后他会带他喜欢的人来这里,会把所有的温柔都给她,那她一定很幸福吧。我忽然有点小伤心,静静的,一句话都没说。


  他忽然凑过来,把我堵在角落:“姐,要大胆的去说喜欢呀!”我一愣,他飞快的亲了我一口,把头埋在我颈窝,声音有些颤抖:“姐,我喜欢你,是很喜欢很喜欢的那种。”


  “陈书逸,你确定?”我摸摸他的头发,刚剪的寸头,摸起来有点扎手。我希望他是确定的,我觉得,我也喜欢上他了。


  在摩天轮升到最高点时,陈书逸缱绻的吻着我的嘴角,在我二十一岁这年夏天,我迎来了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恋爱,和小我两岁的陈书逸,最好的陈书逸。


(五)


  夏天快过去的时候,我的病好转了不少,陈书逸接我回了老家,茵茵也在家里等我。


  茵茵,我的茵茵,我最亲爱的女儿。


  和陈书逸在一起后,他曾经认真的和我说过一件事。他说:


  “言言,我们不要孩子。小孩子太麻烦了,我们不要,好吗?”


  我当时浅浅的笑着,回答他:“可以啊,听你的。”脑袋里想的却是之前不小心在他手机里看到的询问他妈妈以及他姐姐生孩子有多苦的聊天记录。


  陈书逸啊陈书逸,你真是个宝藏男孩。


  茵茵常说,当初要不是我极力说服陈书逸,她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当时怀上茵茵时,我不同意把孩子打掉,陈书逸还和我闹了好几天脾气。


  “妈,你们才是真爱,我就是个意外啊~”茵茵时常调侃我。


  在讨论生死这个问题时,陈书逸曾经跟我说,他宁愿我先他而走,他不愿意留我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忍受思念和孤独,体会那种亲人一个一个离自己而去的痛苦。


  那时候我觉得,和他在一起,度过这一生,真的是我最好的选择。


  “安言,我想跟你说个故事,这个故事很长,我们来用一辈子慢慢讲吧。”